当前位置: 广东高考网 > 高考备战 > 作文 > 时间:2017-05-15 16:53

书是甜


------分隔线----------------------------
书是甜作文500(共7篇)

如果我是圣诞老人如果我是圣诞老人天津市塘沽区浙江路小学四年四班贾小侬


如果我是圣诞老人

圣诞节又要到了。还有那烛光摇曳的平安夜。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喜欢去看商店门前的圣诞老人和玻璃厨窗里的圣诞树。尤其是平安夜,我都会在甜静、祥和与期待的烛光中甜甜的睡去。睡梦中不是圣诞老人来到我的床前,而是我坐在老人的雪橇上。第二天的晨光中我的床头放着糖果和玩具。我知道,那是爸爸妈妈临睡前放置的,但我仍固执的认定那是圣诞老人给我的。 也许我知道为什么,也许我不知道为什么。从二00八年的圣诞开始,我不再期盼我年年的那份糖果和玩具,而总是一次次站在圣诞树前冥思遐想。我想,如果我是圣诞老人那该有多好啊! 我想呀想…… 在遥远的芬兰,在白雪皑皑的耳朵山上。我是头戴红软帽,身穿红皮袍,脚踏长筒靴,满头银发,有着雪白胡须的圣诞老人。平安夜,我驾着由八匹驯鹿拉的雪橇,背着红布袋,准备给世界各地可爱的孩子们送去包装精美的圣诞礼物。 静,真静啊!耳边只响起清脆悦耳的鹿铃声。天空划过一道银色的光芒。我首先来到中国汶川的孤儿院。我悄悄地走进每一间卧室,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张熟睡的可爱脸庞。我连忙从红布袋里拿出一对成人玩偶:一个慈祥的爸爸和一个温柔的妈妈,放进孩子们的圣诞袜里,让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感受到关爱。忽然有一个小男孩在睡梦中叫着:“爸爸!妈妈!”我连忙走过去轻轻地拍着他,看着他胖胖而可爱的小脸,我禁不住有一股酸楚的泪水流了下来……临走时我仰望夜空默默祈祷,再也不要出现自然灾害了吧。 我驾着雪橇,飞往伊拉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那里的硝烟仍在弥漫,那里的战火仍在燃烧,那里的孩子们缺衣少食,无家可归。我拿出许多许多糖果、点心、玩具、书和帐篷,送给可怜的孩子们。临走之前,我放飞了一群和平鸽,希望他们给这片土地带来和平的希望! 我的心情由苍凉变得沉重,更有些惆怅。因为即使有再多再多的礼物,也不能抚平孩子们心灵的创伤。也许只有消失了天灾与人祸,世界才会变得祥和、宁静、和谐、快乐。也只有那个时候,天底下的每一个孩子才会你欢我笑地幸福、甜蜜。 我深深地期盼着……


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有感

读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有感

今天,我看了一本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完后,我发现书中的主人翁保尔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充满正义、英勇和顽强。在他的一生中,总是去搏斗,不论是什么时期,他总会投入社会中。在他加入红军的这段日子里,子弹穿过了他的颅骨,立刻倒在地上,可他凭着坚强的意志活了下来。康复后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重新开始工作。在工作中,他得了严重的伤寒病,但他又在一次跨过了死亡的门槛。最后他还创造了一部小说《暴风雨所诞生的》。他拿着新武器,向新的道路上前进。

读的时候,我不禁热泪盈眶。我哭并不是因为保尔他太可怜,而是因为他的一生使我深深地感动了。用“钢铁”来形容他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他太顽强。

再看看我们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中,许多中小学生,凭着坚强的意志,继续生存着。通过这次8.0级大地震,使我们更懂得生命的重要。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一位小女孩下半身全都是血,在救援的时候,她反而对救援的人说:“叔叔,我不怕,你们不用担心”。她说的话多么令人感动啊!她说的话是多么镇定啊!

保尔和小女孩是多么顽强啊!他们是追求目标,永不放弃的人。而我呢?却是一个别人不叫不去做的人,我也不会面对困难,有一点我做不到的事,我就选择放弃。有一次,我妈妈叫我像解放军叔叔一样。每天早上,到小区 的操场上跑三四圈,可我跑了两圈就说不跑了。而小女孩和保尔就不是这样,他们非常顽强。

其实,在我们小的时候,就被父母给宠坏,自己不敢去面对世界的风风雨雨,也不敢去“搏斗”,更不敢去面对世界的酸、甜、苦、辣。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我们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人。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自己应该去发现,自己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要做一个顽强、勇敢的人。


如果我是圣诞老人

如果我是圣诞老人如果我是圣诞老人天津市塘沽区浙江路小学四年四班贾小侬


我的职业是剑仙(6)(7)(8)

第六章 家乡记事 一个突如其来的师傅,一个莫名其妙的徒弟,就这样两个人遇到了一起! 望着桌子上那本不是很厚的书,张凡的脑子很久才转过弯来,“靠,你还真是尽本份尽到家了,洪七公教郭靖那傻子尚且有耐心讲解了段时间,你却直接扔下本书就跑了!果然尽师傅的本份。” 张凡叹着气,伸手在那本《太清心经》上一拍,就听到,“人物习得太清心经,共七层,当前第一层增加攻击10%,仙力值5,成长值0/1000。 看着属性张凡还是瞒高兴的,别人学武学秘籍还得费力看半天,稍有错误还可能走火入魔,但自己伸手一拍就解决问题了! “呵呵!”张凡一笑,了看下成长值就有种抓狂的冲动!第一层就需要上千历练值,那到后面的话……张凡一阵后怕,他只希望今后那些强大的练级怪能多给一点历练值。 手一扬,收藏在扳指中的剑顿时出现在掌中,“虽然那便宜师傅很不厚道,不过至少还送了这剑,真是省了我很大的麻烦。”张凡开心的笑着,凡品武器在光屏中价值最少都要五千。而且有了这剑张凡的修炼速度可以成倍的增长。 “磅,磅,磅!”大门一阵晃动,“喂,小凡子你的房费到期了,在住下去就要交钱了。”房东太太大吼一声,很快就没了动静。 “到期了吗?”张凡叹了口气,若是以前自己现在也就收拾好东西回家等待大学入取通知书了,可现在不一样,回去了他的秘密难保不会被父母发现。 张凡的家并不住在本市区内,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在一个山村内,数数也就一百多户人家,出门遇谁都跟自家亲戚似的熟悉。 其实张凡也很想回去,一来已经好长时间回去,怪想念二老的,而且他家那地方四周环山,肯定也是个练级的好地方,同时那里还生产许多的草药,张凡现在就想多炼些法力丹药,总不能每次都停下靠休息恢复法力。 “罢了罢了,明天就回家吧。”想着想着,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强,也不知父母现在如何了。 …… 越华山,也叫做鱼行山。传说当年在山下的一条河中游鱼多的数不胜数,但此情景却只有短短的三月,三月之后河中的鱼消息的一干二净,山下的村名认为是鱼神显灵,遂私下称之为鱼行。 张凡的家便住与越华山下的鱼村,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不光是因为他在这里长大,同时也因为这里的空气,环境,人情!这是一片未经破坏的原始之地。 车子在开到远水市就停了下来!就因为鱼村的原始,周遍都是泥泞的山路,一旦下雨就是行人都很难通过,更别说机动车辆了。 穿过一片密麻到阳光都无法穿透的树林,迎面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水声。一条十丈有余的水流从天而降,冲刷着光洁的岩石,溅起的水被风吹来感觉到一丝清凉。 长久的冲刷水流之下已经深成了一口深潭,蓝幽幽的,深不见底。张凡记的小时候就常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到这里游泳,那时候他还奇怪为何如此清澈的水中偏便没有鱼。 用手捞起一点水喝了口,还是如此的甘甜,一点都没变。 张凡一笑,顺着水流朝下走去,这里的路就显得难走多了,尽是拳头大小的黄石块,不经常走的人都有可能扭到脚。 边走边看着四周那熟悉的风景,不知不觉得便到了村头。 远处,一只黄狗趴在那伸着舌头盯着四周来往的人,一见到张凡顿时撒开四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哈哈,黄仔,一年不见你肥了好多呀。当心被人给吃了。”黄仔在张凡身边绕着圈,脑袋还不时蹭着,极显亲昵之态。 黄仔一路跟着张凡后面,尾巴一个劲的摇着。 “小凡他妈,小凡回来拉。”一进去,张凡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张大妈,怎么您越来越年轻了,是不是小环给你找了个好女婿呀。” “哟,小凡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不过我闺女才15岁呢,你是不是看上拉!要不我把闺女嫁给你?” “啊别别~这要是被小环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张凡一个劲的摇头,这要是娶了那丫头自己就不用活了,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小LOLI。 路上见到张凡的人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张凡也一一应答,现在他的心了显得暖乎乎的。 没到家,就看到一妇女站在家门前望着自己,一头短发,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衣,“妈!我回来了。” 见到自己的儿子回来,张凡的母亲脸上挂满了笑容,连忙帮张凡拿下包,“回来就好了,这一年在外面生活的还好吧!” “还行,考试结束本来就想回来的,可有点事耽误了。”张凡笑着,看到母亲的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不禁心中一阵发酸。“爸呢?还在地里?” “是啊,最近收成不太好,你爸在那看着呢。”母亲放好包,问道:“饿了没?中午做的还有点饭菜你先吃着,待回我去杀只鸡给你做点好的。” “妈,不用了!我还不饿。” 母子儿人亲热的谈论,母亲问了许多学校的事情,张凡也一应回答着,母亲最为担心张凡考大学的事情,毕竟村里要是有个大学生还是很热闹的,到时候那家一定回摆上酒席邀请全村的人都吃上一天,出出风头。 虽然张凡说不饿,但母亲还是去厨房弄了点东西。张凡回到房间,所有的东西都像平常般摆放着,这时听到一阵轻微的呜呜声,张凡回头一看,就见一条混身漆黑的小狗崽望着自己。 “咦?谁家又多养了条狗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张凡家这的村子就家家户户养起了狗,原先张凡家也养了条,只是很早就死了,后来也就没养。 母亲从厨房走了出开,笑道:“这条狗崽你爸当初在地里发现的,那时候这狗崽受了伤,你爸就抱了回来。谁知道这狗崽伤好了就不愿离开了。” “哦!”张凡一笑,伸着手过去。可这狗崽似乎很怕生,嗖的一下跑开了。 “居然跑了,看我什么时候把你变成经验。”张凡撇撇嘴。 晚上,父亲回来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张凡主动给父亲倒了一杯酒,父亲不爱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喝点小酒,张凡特此还买了两凭好酒回来。想想还真是惭愧,本想给母亲也带点东西,可愣是想不起母亲喜欢些什么。 …… 晚上,待父母熟睡之后张凡掩开窗户偷偷的溜了出去。白天练级怕被发现可晚上就没那个顾虑了,张凡这个村内一到晚上十点家家乎乎都关灯睡觉了。 打开采集与夜视模式,两不耽误。 越行山很大,大到足以让人轻易的迷路。不过张凡并不担心这点,从小到大他就是满天遍野的跑,说句夸张的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几个来回。 一路上偶尔采到一些草药张凡都仍在扳指内保存着,现在他才发现这扳指并不是很大,虽然每一组同样的草药占据一个格子,每个格子可以存放九百九十九个相同物品,但这格子实在太少了,现在张凡就已经采集到了十五种不同的草药,眼看着就要满了。 当然,包裹是可以扩充的,张凡也知道,只是扩充的话就需要把储物扳指重新炼制,前提条件就是需要鼎炉,张凡有吗? 向着山上走去,一路采了几颗七星木,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花,颜色是土黄的!即使你的鼻子贴在花身上也闻不到丝毫的香味,但疗伤的话却有特殊的功效。 收好草药,蓦然听见一阵喀嚓的声音,张凡抬头一看只前几道光亮从树木中穿透而来,而且听脚步声,似乎人还很多,不禁心中诧异,这大半夜的谁还会跑到这荒山野地来? 借着树木的掩盖张凡小心的跟了上去。 “队长,这个消息不会是假的吧!你说谁会跑到这越行山上来,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多,除了看到一些菜药的药农,还真没见过谁没事跑这来的。” “这可说不准,正因为这里地处偏僻,荒郊野外的没人来。赵则民才有更大的可能逃到这里。” “这该死的赵则民,抓到他非狠狠的打死他。”另外一人道。 “不用你打死,赵则民杀害五条无辜的生命,他已经该死了,我们的职责就是把他缉拿归案。”那队长说了几句,马上又道:“好了,快到山顶了,大家尽量放轻脚步。同时把灯关掉,慢慢的上去,都小心点吧!这漆黑吗黑的还真不好走。” 几个手电筒同时熄灭,四周一片黑暗。张凡心道:原来这些都是警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又出了个杀人魔了?好象电视上没报道吗。 其实这不是电视没报道,而是张凡最近一个心思都放在了练级上,对其他的也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第七章 击毙 抓罪犯不属于张凡的职责范围,不过练级却是他的职业范围了,更何况一个杀人累累的罪犯,这种属于邪恶类型的NPC可是能获得很多功德值的。 “嘿嘿!”张凡轻笑一声,绕过头从另外一条路朝山上走去,他现在有夜视的能力加上对这地方的熟悉相信赶在警察之前到达山顶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山上的岩石边有个山洞,小时候张凡经常去那个地方玩,尤其到了夏天里面更是凉快的不得了,相信现在这个叫赵则民的罪犯也就躲在那里。 在夜视的模式下张凡一路轻巧的跑了上去,动作灵活的仿佛一只猿猴,自从升级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脚下轻轻一点人就滑出了两三米远。当然他也需掌握对这力道的控制,否则撞上某些障碍物那是难免的了。 山顶,风很大,即使现在已是六月中旬也感觉到一丝的凉意。 张凡找到那个洞穴,看了眼上山的路!毫不犹豫的进了洞穴。 冰凉的感觉更加浓了,手一翻,青虹以悄然出现,迈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朝内走去,步履轻的宛如猫一般。 这洞穴深有百米,盘旋蜿蜒的向下延伸而去,走过第一个拐弯处时张凡显得更加小心了,“还有一半的路。”张凡深吸一口气,他现在也不由的有些紧张,虽然也是个NPC但在他眼中那还是个人,即使是个罪恶累累的人。 周围很静,静的他只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终于快要到洞穴的底部了,心中想起洞穴内部的情景,记得里面是一个石室,里面有个石台,还有两张石椅,一块吨重的平滑石头。张凡不知道这些到底是哪来的,从他懂事的时候这些就已经存在了。 张凡的身子顿时绷紧,脚下用力人如豹子般猛的朝前冲去,此时他离最后的石室已经不朝过二十米,若在小心的走过去很难保证不会被人发现,张凡不清楚动物是否如此,但是人都有一个奇特的感觉,只要有人出现在身后似乎都能感觉的到,区别在于各人的感识程度不同而已。 二十米的距离很快越过,一到石室张凡的眼睛已经扫过前方一百八十度内的所有情况。 呲!剑气挥舞而出击在了角落的暗处。 糟糕,中计!张凡一愣,没有听到击中目标的提醒脚下一滑赶紧向旁闪去,但却未时以晚,背后被一重物擦到,生命立刻去了一半。 一刹那的疼痛,同时感觉自己喘不过气的难受,抬头便看见一张扭取的脸狰狞的望着自己,嘴角挂着一丝殷红,更显恐怖。 “赵则民。”张凡顺了气,也对方打了下也不禁憋出一股怒气,他没想到此人尽如此厉害,若非自己躲的快恐怕那下就已被击杀了。 “该死的条子,老子躲到这里居然也被你找到。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也送你去跟前面的五个鬼做伴。”赵则民吼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去。 张凡不敢贸然攻击,躲开的时候已经把赵则民的资料记在脑海。攻击高达八十,难怪如此厉害了。 “剑气!”张凡喊了声,手中青虹狠狠劈去,人的思维模式在对方说话的时候都会有一丝停顿,而张凡就是抓取这一瞬间,他没有把握能把对方秒杀。但是只要对方在停顿的时间内受到一道剑气势必会受伤,这么一来对付一个受伤的人就容易的多了。 赵则民显然是被张凡的话唬住了,尤其是剑气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只不过现实却不是莫名其妙的,很快的赵则民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似乎被一把铲子插进了前胸,身子也被力量的惯性带的向后甩去。 唰唰,又是几道剑气朝着对方跌落的地方猛挥去。 “噗!”赵则民猛的一口鲜血吐出,终于停止了呼吸,但一双眼睛还瞪大着看着张凡,充满了不甘,疑惑,恐惧! “人物击败通缉犯赵则民,获得修为值500,历练点100,功德值50。” 张凡不禁愕然,他知道杀掉罪恶的NPC都有很大的奖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大,修为值就先不说了,历练点却高达100!天啊,这可是杀一百只普通怪的收获了。 从赵则民身上搜出几百块钱,一把匕首还有一根石棍,击中张凡的就是这玩意,而攻击也达到了二十。把东西都扔进扳指,这是张凡打怪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钱,装备都获得了,果然还是杀人好处来的最快。 “快点,快点!大家把这个洞围起来!”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便听道:“赵则民你听着,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张凡不禁生出苦笑,平常这桥段在电视里看多了,现在终于也经历了一番,只有傻子才会放下武器出去投降的。 只是现在警察包围了外面张凡也不可能出的去。“也不知道那地方还能不能打开了。”张凡有些怀疑的说了声,摸到墙壁边的一角,他还记得小时候那次和村里的人玩捉迷藏,自己就躲在了这里,而当时背靠着墙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听到喀嚓一声身体突然就向后倒,当时因为害怕就跑开了,也就从那天起一直都没来过这里。 摸索到记忆中的角落,手按在墙壁上,用力!纹丝不动!咦奇怪了,张凡一阵诧异,自己手上所用的力远远超过小时候的后仰力量,难道这里被封住了?双手一阵乱摸,摸到底端帖进地面时听到那一阵熟悉的喀嚓时,张凡顿时欢喜!终于找到了。 喀啦啦,石门仿佛触动了机关般自动的打开,待到一个三十度角时便停了下来。张凡闪身而入,门竟然又缓缓的关上,真是神奇了。 “这……这是!”望到里面的摆设张凡猛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五十多平方的空间,以四象八卦方位摆放着众多的架子,而每一个架子上排满了书籍,纸张的、竹简雕刻的,还有些居然是刻在石板上的。 “这,是谁把书放在这的?”张凡随意的拿起一本书,可手一抓上整个纸张顿时化为了纸屑,遗落一地。一见此状,张凡不敢在碰任何一物品,生怕不小心有毁坏了哪件东西。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走动的声音,张凡一闪人顿时靠在了墙壁上,耳边竟然清楚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一群拿着手电筒,手枪的警察如狼似虎般冲了进来,脚步噔噔有声,估计已经在外面喊了好长时间了。 “队长?怎么没有人啊!”一人说着立刻又呼喊道:“队长,那有个人!” 一阵沉默后,又有声音道:“此人已经死了,只是尸体还有温度,身上有那么多伤痕!张琪,你来看下下他的死亡原因!” “是,队长!” “其他人到处搜索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 “队长!”那叫张琪的女警从尸体边站起来,满脸凝重,“死者经确定是赵则民,现在可以肯定是他杀,但到底是谁杀的那就……!” “怎么?有什么问题?” “是的,死者身上总有一十三道伤害,每道伤害似乎是被利器造成,深可见骨。但是很奇怪,按道理来说造成那种伤痕的同时周围肯定会被鲜血溅的到处都是,可现在除了从尸体身上流出的,其他都没血的痕迹。” “嗯,你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下!而且在死者身上造成十三道伤害,肯定是跟死者有很大怨恨的,待会回去后你把死者身前有过仇怨的人的资料都找出来给我。” “是!” 外面的对话张凡都听的清清楚楚,一到对死者有仇怨的时候张凡不禁乐了,自己跟他哪有什么仇怨,只是当时怕他死不了所以多砍了几次,没想到给警察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真是世事难以预料啊。 “好了,留两个人在这里看守现场,一队的人到外面搜索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遗留下的什么证据,另外几人先跟我回局里吧!赵则民虽然死了,可又多了一个杀他的人,这事有复杂了,哎!” 张凡现在急的都快跳出去打人了,你说要抓的罪犯都已经死了还不离开偏偏找什么人看守,看守也得等自己走了之后在看守啊!搞的自己现在成了瓮中之鳖,进不去出不得。 “等他们离开之后在把那两个看守的人打晕?”张凡暗自嘀咕着,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如此一来势必会让人知道当时有人躲藏在洞中,恐怕到时这个山洞也难免会被发现了。 “奇怪,我担心这些干什么!反正这山洞也是无主之物,说不定到时候还多出一个名胜古迹呢!”张凡望着这些书架呵呵傻笑着。 “谁说这山洞是无主之物?” 第八章 神秘人物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的张凡心惊胆颤,“是谁?” “想知是谁不会自己进来看吗!” 张凡一愣,穿过那八卦方位的架子,左饶右饶豁然便见一桌子般大小石台,表面灰尘浮现,俨然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让张凡吃惊的时候这石台上却有一枯朽老者,一头稀落的白发垂于双目前,双臂掩藏在宽大的青袍中随意与双膝之上,样子仿佛一久坐枯禅的高僧。 “是你叫我?”自从见识到鬼怪之后张凡似乎对一切光怪陆离都有了很强的免疫,饶是面前这老者的模样更甚前者也无一丝惊慌之心。 老者微微抬头,从发丝中射出的目光由于刀刃般震颤人心,张凡不由得浑身震动,恍然间身上以冷汗淋漓,“不错,便是我唤你。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地?” 震惊与老者的实力,张凡不禁寻思这老者与那便宜师傅比怎么样?“前辈,我乃山下西面村落鱼村之人,此次来次只为一探究竟。” “探究竟?就为了你刚刚所杀之人吗?”老者微微说道,语气之淡宛若一无情冰寒之人。 张凡不明白为何这人居于此处却知外面情况,难道是因为听到了自己和赵则民的对话?“不错,此人案犯条例,论罪当诛。”张凡一口话说的正气凛然,仿佛自己就是一个执法之人,老者虽然知道他杀人但却未必得知他是否公家之人。 “好了,你是否差人与我无关。刚见你诛杀之时挥剑时剑芒成形,但现观你修为不过才有入门不知你师承何派?” 张凡没明白这老者说的才有入门是何意思,但问到门派他就无奈了,自己只有一便宜师傅,他根本就没说是什么门派,“张凡只知家师名号玄冥,至于是何门派……这个现在一无所知。” “你是说玄冥?呵,难怪如此!”老者蓦然笑起,声音仿佛带着一丝惊喜,对于张凡说的不知师门似乎早就了解,“说道玄冥我和他也有许久没见了吧,十年?二十年?已记不大清了。” 张凡也不知这人与师傅认识是否属实,管他呢!反正自己不管。 “好了,你也先走吧,念在你无心之过还是玄冥之徒我也不责罚与你,以后切莫在来打扰与我。”老者说着挥了下那宽大的袖口,低下眉目。 张凡暗道:你以为我不想走?要不是那帮警察我早溜之大吉,何必在这停留。 皱着眉走到出口处,侧耳倾听,外面毫无一丝动静,“奇怪,难道外面的人都走光了?”正想着,听那老者道:“外面之人以睡去,一时半刻醒不来的。” “原来如此,谢过前辈。”张凡高兴道,打开石门果然见那留下看守的两警察已经昏沉过去,而那赵则民的尸体也以被带走。 不多停留,张凡赶紧朝山下而去,至于那洞中老者是否会被发现已经不是他需担心的,至于杀掉赵则民的事情会不会泄露他也一点都不担心。 “奇怪,赵则民为人,为什么杀了他我现在一点恐惧的心态都没有?难道我真的把他们都当成NPC了吗?” 张凡不知,世人惧怕杀人无非是事后难逃法律制裁,而一旦超越而法律之外也就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然了。 …… 下山后,一路上张凡又采集了些药,此刻已是日上三竿,张凡寻思着也该回家了。 清晨,鱼村中处处可闻鸡鸣犬吠之声,张凡深吸着这山中清新的空气,“这里果然比大城市舒服多了。” 田地里已见到村民开始一天的忙碌,见到张凡都笑着闲聊起来。张凡哼着小调前进一步,就听到后面一阵吵声,“大家都让让,大家都让让。” 转身就见到那隔壁邻居张大叔手上抱了一人,正急急忙忙的朝这里赶来,“哇,张大叔你大清早的抱着一个女子,你就不怕兰姨知道了拔了你的皮?”张凡大笑道,在那田地中工作的人一听也都轰然大笑。 “好你个小凡子,居然笑起我来了。快去你家找你父亲,别耽误了救人。”张大叔话不多说的直接跑掉,张凡一愣,这算什么情况的?那些村民一见似乎发现了什么事情也丢下农具全部跑掉了。 一到家,就见一群人挤在门口,母亲正陪着他们在聊着, “妈?到底什么事情?” “嗯?”张凡母亲一转身,急忙道:“大清早你到哪去了?我都找你好长时间了。” “呵呵,我出去跑步了,在上学时已经习惯锻炼身体了。”张凡笑笑,继续道:“爸呢?是不是在看张大叔抱来的那人?” 母亲没有多问,“嗯,现在你爸正在看呢,那个姑娘惨哦,脸上到处是血,身上还有一些伤口,听你爸说那姑娘的头上的伤好象很严重。” 张凡诧异,便走到那张大叔身边,此刻他正讲着发现那女孩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当时我见那人一脸的血还以为死掉了,吓的我当时就坐在了地上。后来伸手在他额头一看,发现还有点温度,于是就急忙抱着带来给大仁看了。” “张大叔,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那姑娘的?”张凡问道,鱼村生活的地方很隐秘,除了有人带平常少有人能进来这里,此刻突然见来一陌生人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哦,就是在临水河边,现在你去还能看到有血迹呢。” 临水河吗?那是进村的必经之路,那姑娘倒在那显然是为了进到村子里,那她为什么又回在那受伤昏迷?村里人应该不会有谁去袭击一个姑娘,野兽就更不可能了,否则张大叔也抱不了一个尚且活着的人。 “那姑娘怎么样了?”张凡的父亲从屋中走出来,其他人连忙上去询问着。 “那姑娘身上的伤都不是很严重,只是头上应该撞到过什么东西,严不严重现在还不清楚,我现在去采点药来,小凡子,你和你妈看着点!” “知道了!” 进到屋中,张凡一眼就看见了那倒在床上的女子,血迹被擦去后一脸苍白,但张凡却不禁猛吸了口气,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女子很美!一种病态般惹人怜惜的美。 “张大叔,没想你第一次救人就救了一个漂亮姑娘呢!”张凡朝身后的张大叔笑道。 “嘿嘿,嘿嘿!”张大叔似乎也有些局促,只是一个劲的傻笑不说话。的确,一个小小的村子很难出现这般漂亮的女孩子,加上他们足不出户,有些人更是一生都不出村一步。 所有人在张凡家逗留了一段时间也就陆续离去,女子在好看也是要工作的,否则大家吃什么?张凡暗笑着,不过他记得自己有些朋友是宁愿不吃饭也要看美女的。


我的旅行之最(一)

我的老爸老妈都喜欢旅游,当然他们也把爱好旅游的基因遗传给我啦,我随着老爸老妈,从南到北,从山到水,游遍了大半个中国,每年寒暑假,不出去旅游一番,偶心里就痒痒,哪怕是到三十公里外的龙泉山庄也行(赵本山拍〈刘老根〉的地方)。在我的众多旅行中我评出了几最。

最早的旅行:青山沟

时年:0岁

大多数同学的旅行始于2、3岁,而我却在老妈的肚子里就开始我的“人生之旅”了。当时的旅行我不是用我的腿、我的眼来完成的(如果是,我就成“妖精”了!).后来,我在老妈当时拍的照片中,依稀看到了我的形状,照片上,在青山绿水中,老妈(还有我,嘿嘿~~)抱着一条近一米长的大鲢鱼!当时的我在做什么呢?想必也感受到了大鱼的重量,在老妈肚子里高兴地手舞足蹈吧!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对青山绿水情有独钟了,那可是早期教育的结果啊!

最远的旅行:香港

时年:7岁

仔细算算,香港应该是我旅行最远的地方了。印象中,我坐飞机从丹东出发,用两个小时到达上海,然后又坐飞机用两个小时到达深圳,从深圳机场坐了近三个小时汽车到罗胡口岸,过关后,又坐了一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了香港地界。我家在中国的东北,香港在中国的南边,从地图上量也有二十多厘米呢!难怪我感觉筋疲力尽啦!最令人伤心的是,历尽长途跋涉、千辛万苦,到香港后,迪斯尼乐园居然没有完工!!伤心啊!遗憾啊!555555555555……好在香港的海洋公园也是相当的好玩,现在闭起眼睛,好象还能看到顽皮的海豹在热情地向我招手呢!

最冷的旅行:哈尔滨

时年:8岁

哈尔滨之行是我旅行中最冷的一次了。在哈尔滨的那几天,平均气温20°(是零下的!!),但听当地的人说,那几天,气温已经有点回升了,真不知道最冷的时候该怎样!看看我的装束吧:上身毛衣一件、小棉袄一件,羽绒服一件(长款的!);下身保暖裤一条、棉裤一条、厚牛仔裤一条;脚上是一双正宗的“北京棉”;头上戴马海毛织的帽子一顶;脖子上围马海毛织的围巾一条;手上套着马海毛织的手套一副;当然了脸部还要遮上口罩,把眼睛露出来就行了,哈哈!标准的北极熊!!!

哈尔滨到处都是雪,到处都是冰,到处都是白色!那里的冰糖葫芦,一口咬下去,那个甜呀,那个脆呀,那个爽呀……现在想起来都流口水!还有哈尔滨的冰雕,在冰雪世界中,在暮色中,闪耀着奇异的光彩。那长长的大滑梯,从高处滑下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真的令人难以忘怀!

最美的旅行:香格里拉

时年:9岁(5天前去的)

知道么?“香格里拉”在藏语中称做“心中的日月”,但是它在我心中是“梦中仙境”的代称,它的美丽让你一见倾心.那里有蓝天白云,那里有鸟语花香,那里树木四季长青,那里湖光秋月两相和,牛羊在一望无际的草甸上悠闲地啃着青草.人们躺在软软的草地上,任和煦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连空气中都流动着芳草的清香.那里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绝尘境域。

在一本叫〈一生要去的六十六个地方〉的书中就有“香格里拉”一席之地。那里的景色真像书中描述的一样:诗人来了说,这里每一声鸟鸣都是一首诗;画家来了说,这里每一片花草都是一幅画;美食家来了说,这里每吃一口都是文化……

在我心中,这里就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香格里拉,一生不得不去的地方。

旅行让我开阔眼界,旅行让我放松心情,旅行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快乐,你要去旅行吗?请拨打130********,让我们一起去吧!等着你!


读书其乐无穷

读书可以帮助我们丰富知识,让我们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读书可以开拓我们的视野,帮助我们进步;读书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乐趣!

我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非常胆怯,空闲时总爱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虽然读书占用了我许多的时间,却给我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和好处。

有一次,老师在上课时提问了我们许多的课外知识,比如说我们中国的发源地是哪里?我国的“第一部古书是什么”当同学们听到这些问题后,个个目瞪口呆,嘴巴张成了0型。而当我听到后,就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出来,像三月的春风,像小溪的流水,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的看法及答案,得到了老师的好评。那时我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心想:多亏了那些课外书哇!

读书不但能增长我们的课外知识,还可以提高我们的写作水平。

时间悄然逝去,老师说:“我们学校要举行作文大赛,全部由唐校长亲自改,写得优秀的同学要被评为‘优秀小作家’”在考试之前,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心想:“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不让父母和老师失望,一定要写好。”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考试中,我以85分的成绩一举夺魁。

是呀,读书不但能增长我们的知识,而且能提高我们的作文水平。我们也能从书中学到许多做人的道理,我们又何乐而不为之呢?

“书是知识的源泉”“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朋友,让我们一起来读书吧!我相信,书会让你走进另一个世界,书会给你带来无穷的乐趣!


英雄风云Ⅰ

英雄风云

至初中以来就有一种好奇的心理,不知道上初中的生活是怎样的......

“上初中了”笛枫在床背上大声的喧哗着。心想着:不知上初中会和谁很要好,不知会和谁打架,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是好是坏。枫在床上琢磨着...在晚上做了个梦:见了个小女孩,她叫梦,很可爱,但无法看清楚她的样子...让枫喜欢上她了。

梦很早就醒来了,枫想了想上初中可别让老师留下坏的影子...吃完早饭就骑着车子报名去了......直到学校心想着:这不是我在梦中的学校嘛。笑了下走了进去...我看这回有好戏了,原来初中那么大啊......枫不停的感叹到!!!“看看我的名字吧!!!喔???在一班啊”枫说道。一下子走过去“啊...是个老头 啊不是吧...今天的真是倒啊...哎~~~这个老头一定很好玩,他为什么老看着我啊!我不是很甩啊...”枫不愉快自言自语。靠在窗上叫道:“喂,你是这班的班主任吗?我是来报名的。”说完就很大方地拿钱出来了。“没趣...,第一天就这样啊。没有什么好玩的,那三年...晕~~~怎么过啊...太难了吧!!!“枫笛”神秘人说。“拜托是笛枫不是枫笛,怎么那么倒霉啊~~~。”“哦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来军训听道了没?”那老师严肃的说道。这时枫没说一句就走了。在回去的路上还暗自想了一下:果然是真人不露像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倒霉的人就是这样没办法,真是被打败了~~~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在枫不愉快的下,在网上聊了半天,时间就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回了...这时的枫变得无所事事的过日子......在学校认识了许多朋友,那些对枫很好.....在星期6放假时间他们出去游山玩水。

在那天他们玩得很开心,这是枫发现一个黑洞,认为里面很好玩就进去了,他们也跟进去了...忽然一道白光,不知不觉进入一个隧道,进入一间房里,那里面有好多兵器,其中还有不少的书......

人物简介:

笛枫 星座:天蝎座 喜欢的颜色:黄.紫.绿 食物: 水果 性别:男

梦雪 星座:处女座 喜欢的颜色:紫.绿.蓝 食物:不甜的 性别:女

蛋蛋 星座:金牛座 喜欢的颜色:黄.白.蓝 食物:0.10 性别:男

胖胖 星座:天平座 喜欢的颜色:黑.白.绿 食物:肉包子 性别:男

冰缘 星座:白羊座 喜欢的颜色:黄.紫.橙 食物:棒棒糖 性别:男

巧巧 星座:射手座 喜欢的颜色:粉红.草紫 食物:酸酸的甜甜的 性别:女

------分隔线----------------------------
书是甜的作文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