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女生为何被噩梦纠缠

当前位置: 广东高考网 > 高考动态 > 心理辅导 > 时间:2010-04-18 15:03
我的家庭趣事 发生在家里的趣事 大学军训女生注意事项
家庭风波 家庭生活
家庭风波 我的家庭
家庭趣事 我的家庭
高三生的两大期望 自己的路,请让我们自己决定
高一新生诸多“不适” 四招助你快速解决 揭秘高考生心理密码:爸爸妈妈听我说
“高四生”必读:复读 你会输在什么地方? 互助答疑:孩子没考好 家长没有必要焦虑

高二女生为何被噩梦纠缠

  摘要:孩子的背后涌动着家庭因素的暗流。成年人容易把焦点对准孩子,背后的成因。把家庭当作系统来看,孩子的了家庭的状态和关系。

  孩子与家庭的,心航路教育网主持人张丽珊案例本身呈现多样性特征,但都可以家庭秘密的解码。

  充满恐惧的求助

  刘小蔓是来心航路教育心理辅导中心预约面询的。

  “同学都说我有点不,建议我做心理辅导,我疯了,被我一乍吓疯了。”听很严重,事实究竟是怎样的?经常被噩梦困扰的,和人说话脸红,遇到意外夸张地尖叫,同学们戏称她心理变态。

  小蔓最初的求助使很快起咨询关系,她滔滔不绝地倾诉

  从很小的起,小蔓开始被噩梦困扰,是现实生活梦境,对都充满恐惧。每天回到家,她就把单元门锁上,房间中稍有动静使她毛骨悚然,提着棍子去看大门锁牢,要反复五六次,精力学习。

  “你家有被盗?”

  “。现实中我遇到真正可怕的我看电视,见过惊恐的画面,恐怖的画面的,梦境匪夷所思,每次都吓得我出一身汗。”高中二年级的小蔓是天津市一所中学的学生,她领悟力很强,能够回馈谈话,还能将补充

  “在你胆小事吗?”

  “。我从记事就胆子小,只要离开我,我。”

  “你是和父母一起长大的吗?”来讲,孩子的恐惧父亲的力量,我开始探究她的家庭。

  “我三岁以前和父母在湖南,后来到天津读博士,带我,当时小姨和同住,她的老公到美国去读书了。”

  “三个女性在一起生活,是经常有不安全的呢?”

  “我和小姨都长得漂亮,她们有安全意识,每天早早回家,将门牢牢关紧。”

  “你害怕吗?”

  小蔓努力回忆了一会儿,“奇怪,那怕的。三个人挺开心的,就唱歌,玩游戏。”

  回忆的,小蔓逐渐弄清了恐惧的过程:是从做噩梦以后开始胆小,后来又将梦里的情景移植到现实生活中,使得害怕的事越来越多,和熟人说话都紧张,严重地了人际交往。上高二了,但每天睡觉她死死攥着被角,把眼睛蒙上,生怕不应该的可怕

  在的家会是不应该的呢?我隐隐到小蔓的噩梦和她的家庭密切的关系。我请她做了心理测试,恐惧值。测试结果和现实反应悬殊,我要一起去透过表面,探寻更的心理原因。她留了家庭作业——回忆最令恐惧的梦境。

  “明天就来行吗?所梦境我都记录了。”小蔓涨红脸急切地说。

  家庭团聚意味着

  厚厚的一沓纸上,记录着小蔓自上高中的噩梦。小蔓地抓着那一沓纸,目光中充满了矛盾。让小蔓放松,我请她先听听音乐,我看一看她描述的梦境。

  小蔓梦境的主要角色很简单,有蛇、小偷、山洞、年(小蔓特意在旁边注释“年”是怪兽,头长触角,凶猛异常,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才爬上岸,吞食牲畜伤害人命。)梦境的情节也很简单,除了无休止的追逐之外,最多的谎言被揭穿后,大柱子插入干涸的土地,天崩地裂……

  我梦带有性元素,频繁关注。但在的交谈中,我到小蔓并性的体现了家庭中父母情感上的

  “梦境最早开始于?”

  “最早湖南的,到天津就好些了,最近三年的梦又多最近两年,每周都做两三次。”

  “你几岁来天津的?”

  “六岁。”

  三岁以前,和父母在湖南,来天津读博,小蔓和、小姨同住,六岁时来到天津和团圆,而最近三年,父亲又离开。在,小蔓的生活吗?家庭团聚孩子意味着

  我问她与相聚的,小蔓想了想说:“刚开始我不熟悉他,觉得他像外人,还感到恐惧……但后来我接纳他了,觉得安全了。”

  的“接纳”是意思?为的转化?孩子在家庭中观察父母的一举一动,父母的喜怒哀乐,并判断来决定应对的

  “后来,你们是一家三口在一起吗?”

  “我觉得在天津发展前途,三年前又回湖南了。我和在天津。”只要父母分离,小蔓就开始做噩梦。她的梦与她父母的聚散非常合拍,这说明梦与父母密切的关联。把家庭当作系统来看,孩子是家庭的捍卫者,会非常敏感地洞察危及家庭完整的隐患,并以

  “梦境中,哪个是你最恐惧的呢?”

  “最紧张的锁紧门了,但有小偷在外面使劲推,想往里挤,很努力了,但把门关严。更为可怕,我小偷的脸,是男是女。”小蔓此时身体开始颤栗,脸上充满恐惧。

  “小蔓,你父母的感情怎样呢?”

  “挺好的,每天都通电话。”小蔓的表情开始不,用少微笑来回应我。

  回答,我猜测她父母的感情。小蔓梦中的小偷假设中的父母婚姻的侵入者?她使劲往外推,但了。

  我决定也用力推一下小蔓,探究她的家庭到底了些,以至于对她产生了大的。“你父母长期分居,会感情外移?”

  小蔓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说:“老师,本来我找您是解决我胆小的事,请您帮我摆脱噩梦的纠缠,没想谈父母的情感,您能给我考虑一下吗?”

  我表示尊重她的,并她,婚姻是人相处,支撑,难以学习和成长,情感疏离和淡化,这与孩子无关。并且,父母的婚姻以样的永远孩子的父母,是孩子生命能量的者。小蔓很地听着,结束了咨询。

  家庭捍卫者腹背受敌

  星期,小蔓来到咨询室。“我考虑了,害怕父母的婚姻解体,但我力量,既然就先解决我吧。”

  小蔓5岁时,也、小姨一起在湖南的在天津和女同事产生了感情,被妻子后,他内疚的表示,也不愿回到湖南。小蔓每天都在哭,和小姨商量如何把丈夫拉回来,小蔓开始做噩梦的。后来,把小蔓交给来到天津,月以后母女俩同到天津。一家三口的彼此接纳,小蔓的噩梦开始。就在三年前,决定只身回湖南,让小蔓宽松的学习环境,小蔓留在天津。

  我问小蔓:“你和的关系怎样?”

  “我希望俩好,但我个人和。平时我回家说话,生怕她又开始唠叨——我都听几千遍了。并且她越跟我说,我越做噩梦。”

  “你觉得为你们父女俩、为家庭付出了?”

  “。”小蔓断然摇了摇头,“她留天津完全为我。”

  ,小蔓母女来天津后,家庭关系稳定了一段,但三四年前,又和女学生好上了。的反应和上次不同,她指责丈夫,陶醉在与小姨相伴的生活中。而小姨老公去美国后就回来,起初,小姨痛苦,后来就和香港老板好上了,生活在一起,还生了孩子,当了老板的“二奶”。小姨的生活很“滋润”,经常坐飞机来天津,带上小蔓去大城市购物消费。心情不错,人也越发漂亮,经常和朋友到各地旅游、泡吧。心慌了,担心来”,他表示要斩断与女学生的关系,一家三口回湖南,但此时执意留在天津,老公的去留得“无所谓”。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为小蔓梦中的小偷性别,小蔓家庭的捍卫者,她面临着腹背受敌的,觉得的力量太微道了。

  定位女儿角色是摆脱噩梦的办法

  我将梦境解释给小蔓,她地点头。在别人眼中,的父母是完美的,家庭是和睦的,但谎言不会被揭穿,那样,生活秩序将会完全女儿,出于家庭完整愿望,她担心天的;她渴望尽快摆脱尴尬,又害怕天的,在不下,小蔓的内心焦虑以噩梦的形式

  我小蔓,在家庭系统中,幼小的孩子左右父母对婚姻的。从父母的婚姻历程可以看出,在相处的人的个人发展和关系了“错位”。是母亲,是先前的“拉回丈夫”,后来的“满乎”,她希望丈夫回心转意和挽救婚姻的,这婚姻关系中过程中的伤害,她也在努力地尽到对家庭的责任。

  我还小蔓,如何出于样的考虑,小蔓是“留在天津”的受益人,可以享受天津的学习环境。这也应当是父母达成的结果。女儿,她做的事是充实自身,面临的学习任务,而挽留母亲的办法是给母亲心理支持,让她感受自女儿的浓浓爱意和深厚的亲情。

  当小蔓弄清噩梦产生的根源,焦虑减轻。,要孩子内心的恐惧和,还需父母更多的努力。必要,家庭可以的家庭治疗。

  几周后,小蔓又来到心航路教育心理机构,思考,决定的做法。与其每天像个看门人那样提防着危险放下烦忧,努力学习,愉快地与交流。心情舒畅了,家庭气氛也明快了,噩梦了。最后她还送给我一罐子幸运星。祝福未来之路幸运。

文章来源:广东高考网http://www.ieduw.Com
原文出处:http://www.ieduw.com/dongtai/xlfudao/04185685.html
个人或媒体转载本站内容,请保留上面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①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相关信息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②本网转载的文/图等稿件出于非商业性目的,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整理:高考 心理辅导
上一篇:高二女生因分普通班而自杀
下一篇:谨防高二学生的隐性心理问题